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军教育思考笔记@教育日常生活批判

基于民间 基于对话 基于成长

 
 
 

日志

 
 
关于我

任职于江苏省常州市北环中学。三尺讲台十多载,为什么我的眼里总也会满含着泪水,那是对教育生活的执着和热爱!

网易考拉推荐

我这三年(五)  

2009-06-14 09:31:54|  分类: 心路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每个教师享受职业生涯内的尊严和幸福。”这是怎样的一种美好境界,怎样的一句振奋人心的话语呀,每每听到或看到这句话,都会让我心旷神怡、欢欣鼓舞。三年来,我也一直在心底追问:“做老师,幸福了吗?”

追问一:幸福是什么?

1.幸福是追求快乐。“快乐主义”幸福观认为,人有感觉,感觉是真实的,人们除了能够感觉到快乐和痛苦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可感觉的东西了,因此,追求快乐作为最大的幸福。

2.幸福是过有德性的生活。亚里斯多德认为幸福是灵魂的一种合乎德性的现实活动。

3.幸福是自我实现。十九世纪后半期,德国哲学家包尔生提出了自我实现论,他说:“幸福是指我的存在的完善和生命的完美运动。”

4.幸福是消除欲念顺应自然。老庄哲学基本上排除人的主观努力,赞赏顺乎自然的生活,开辟了一条通向人生幸福最高境界的消极无为、出尘遁世之路。在佛教基本教义及禅宗思想看来,人生本无幸福可言,要摆脱痛苦的“生死轮回”,只有灭除贪爱欲望,修行念佛,认识自我本心的佛性。

追问二:幸福与什么有关?

1.幸福与个体的幸福观相关。

2.幸福感与生理机制相关。

3.幸福感与心理机制相关。

4.幸福感与人格相关。

5.幸福感与文化背景相关。

6.幸福感与社会关系相关。

7.幸福感与宗教信仰有一种积极的关系。

8.幸福感与经济水平相关。

9.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和个人自由与幸福水平之间存在一种积极的关系。

追问三:怎样的人是幸福的人?

那些幸福的人,他们在社交中常常微笑,更容易展开社会交往,更乐于助人,很少消极怠工,很少在工作中与人争吵,他们对未来很乐观,精力充沛、性格活跃、也非常有创造力,所回忆的生活积极事件要多于生活消极事件,有更强的忍受挫折的能力,不容易产生自杀念头,身体更健康,心理更健康。

追问四:做老师,幸福了吗?

课程改革推进的几年间,自上而下,由外到内都认识到了教师是关乎课程改革成败的关键因素,“让每个教师享受职业生涯内的尊严和幸福。”这样的命题层出不穷,然而当发生问题时,每每指向的又都是教师,“教师不足”似乎是所有问题的首要成因,上海市教育学会会长张民生曾经说过:“面对问题,仅仅是教师不足吗?校长足吗?家庭足吗?社会足吗?”一连串的问号给予了我们怎样的思考,古往今来,任何改革总是要有人付出代价的,在课程改革中付出代价最多的无疑是教师这个群体,当发生问题时,我们不要首先想到的就是教师怎样的不足,而应该想到的是教师已然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我国的《教育法》和《教师法》等法律都赋予了教师享有教育自主权和学术自由权,在法律范围内的自主和自由是教师拥有幸福的前提和基础。教师的专业发展要求教师拥有相当程度的专业自主权。由于教师劳动的特点,教师的专业精神与专业态度在这其中尤现重要,日本东京大学佐藤学教授提出在教师队伍里面应强调自律文化的形成,使教师能走向专业共同体的观点。事实上,教师队伍自律文化的形成,教师专业成长的关键,都在于推动教师发展的两种重要基因,即“自治”与“合作”,而在这其中“自治”又是前提,“自治”代表了教师能自动自觉地表现出一种奉献精神;代表可自动自觉地查找不足,为增进知识与提升各种能力而规划个人的进修计划;代表对自己的思想行为能有约束,合乎行业规范。

澳大利亚学者凯米斯认为,“专门职业”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其成员在专业上有权作出自主的职业判断。对于教师而言,“在课堂教学情境中教师更具有课程与教学的相对自主权,在课程设计、教学过程、学生动机;学生管理、学生评价等方面享有法理权威,无论是同事还是行政人员都不能妨碍这种权威”。

韦伯科层制已成为现代社会所普遍实行的以高效率为目的的制度。它以命令——服从为主要特征,个人意志难有体现。执行国家教育教学公务的学校(目前,中国大多数学校都是公立的)不可避免地也实行科层制。教师成为履行国家赋予的公共职责的人员,他们的行为规范要受到校长及教导处、办公室、总务处等各处室行政人员的控制。例如,充斥在学校内部大量的、不间断的统一考试、教学常规统一检查(查教案、查作业、行政听课等)等,剥夺了教师的教育自主权和学术自由权,貌似提高教育质量的负责做法,实是对国家法律不负责的行为,这是对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和“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一种挑战。在这样的现实下,教师常常处于学校科层体制中的最底层,这与教师职业本质上要求的专业自主相矛盾。

  同时,在学校中也经常发生这样的现象:一种经过严格理论论证和实践检验的新颖的教学方法,被转化为操作性知识而被大面积推广后,就变成了形式化、走过场的教学表演。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统一的模式难以适应灵活多变的真实的教学情境。例如:新课程所提倡的合作学习,有着很好的理论基础,但在实践中,很多教师为了达到行政要求,只好不顾具体情况,生硬地让学生使用这种学习方式,最终事倍功半。由于缺乏专业自主权,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在积极性大大受挫。

追问五:校长怎样让我们老师拥有幸福?

九十年前,蔡元培先生接任北京大学校长一职,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半学方针,在学校管理的组织形式上,提出了“教授治校”的管理主张。“教授治校”的做法是:学校设立评议会,作为全校的最高立法机构和权力机构,凡学校的一切大事和重要方针与决策,一律通过评议会的讨论并作出决定,然后在全校各个专门部门贯彻执行。评议会由评议员组成,校长是当然的议长,非教授不得当选评议员。每五名教授中推选一名作为代表入选。同时,学校对于教员的延聘,蔡元培先生认为最为重要的有两条,一是看是否有真才实学,重学力而不重学历,二是看是否懂得教学方法。蔡元培先生九十年前提出了“教授治校”,确立了教授在学校本应有的地位和影响。

老师的幸福来自于自己工作和服务的学校,因此让教师拥有幸福,这应该成为每一个校长的责任和良心,一个不能让老师拥有幸福的校长,哪怕是学校升学率再高、名声再大、特色再鲜明,也成不了永远活在老师心底的校长。原上海市虹口区北郊中学校长郑杰提出了让教师拥有幸福的七条建议,我想,也许值得每一个一校之长思考与实践。

1.为教师的“自我价值”实现创造条件。

2.使校园充满乐观情绪,哪怕是“盲目乐观”也好;而且要特别关心中年男教师的幸福。

3.让每个人都有尊严,让教师和学生都认为自己可以控制成功。

4.帮助内向型教师,扩大他们交往的圈子,消除他们的社交恐惧,提高他们的社交技能;让教师有过多选择自己工作的机会,帮助他们发现工作的意义,从而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5.鼓励教师的独立自主、个人自尊、竞争与成就的心理倾向,不鼓励“做人”,不鼓励为扮演好其社会角色而抹杀个人性格、独立性、尊严和成就感。

6.使教师免于失业和下岗的恐惧,增强教师的职业竞争力,帮助教师增强把握幸福的能力。

7.鼓励教师积极参与学校管理和决策,为他们直接参与学校公共政策提供各方面的便利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